“青海首富”肖永明的“豪赌”人生:从开直升机回老家到禁坐高铁

梳理肖永明的创业史,他一直是创业的“跨界达人”。从四川安岳的小镇青年,成为父亲塑料厂的厂长,再前往青海格尔木成为了一个饭店老板,再转型成为青海的钾肥大王,甚至一跃成为了青海首富。

首富“滑铁卢”系列报道

2017年10月,红星新闻报道的一则《国庆高速太堵?资阳男子直接开直升机回家》的消息红遍网络。直升机的主人,就是藏格控股(000408,SH)实控人四川富豪肖永明。

2018年,离开四川打拼的肖永明凭借265亿元财富的财富拥有了“青海首富”的身份。但到了今年,成为“首富”不到4个月后,他却被爆出“身家180亿,负债220亿”的新闻。

另外,如今的肖永明如果回家,却没有那么风光了。根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今年4月,肖永明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,出具了限制消费令。也就是说,他将不能乘坐高铁和飞机等交通工具。今年4月,藏格控股披露,大股东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占用达到25亿元;6月,藏格控股又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肖永明及藏格集团的资金占用用到了什么地方?

8月28日,红星新闻记者致电藏格控股证券部,其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详细内容会在回复上交所的公告中详细披露。至于肖永明为何被出具限制消费令等问题,上述人员以“正在忙半年报的披露,没有时间”的理由拒绝了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。

梳理肖永明的创业史,他一直是创业的“跨界达人”。从四川安岳的小镇青年,成为父亲塑料厂的厂长,再前往青海格尔木成为了一个饭店老板,再转型成为青海的钾肥大王,甚至一跃成为了青海首富。

如今,肖永明已经退居二线了。今年7月底,他一手创立的藏格控股完成了董事换届,他不再任董事长、董事,儿子接棒成为了副董事长。即便已经退居二线,但一是面临调查,二是面临高额债务,肖永明能否顺利“着陆”,目前还仍是未知数。

【小镇青年肖永明】

藏格控股的公开数据里,曾披露过肖永明的简历。

肖永明出生于1964年7月,他出生在四川成都东南方向200公里以外的资阳市安岳县石羊镇。

2017年10月,石羊镇因为“肖姓富豪开直升机回家”出了名。彼时,据红星新闻报道,一辆直升飞机降落在石羊镇滨河路,停留了约10分钟时间左右。在这段时间内,所停的道路禁止车辆和行人通过,这个人就是肖永明。

红星新闻早前报道资料图

荷包鼓鼓的肖永明不仅对自己很大方,对石羊镇也很大方。

根据红星新闻的早前采访,石羊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,当时直升机停留的道路也是肖永明投资修建。此外,据当地的媒体报道,这条路旁边的一座小桥启元桥、启元村的路灯、启元村中一条河的提灌站等,也都是肖永明出钱所建。据报道,肖方林曾两次动员儿子肖永明,分别捐资5000万元、1450万元,修建“方林中学”和石羊中学、石羊小学教学楼。

不过,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一位石羊中学负责人并不愿过度谈及这次捐献,说“一直没有到位”。

而援引上述报道,自小看着肖永明长大的村长介绍,肖永明的父亲肖方林没读过书,但当过生产队长,常常跑合同、给村上拉肥料……村长回忆称,改革开放后,肖方林做风箱、算盘,还有麻绳,全国各地都有销售,永鸿塑料厂就是他一手做起来的,到上世纪90年代生意已经做得很大。

村长的说法也与肖永明的简历联系了起来。

简历显示,在父亲肖方林开办永鸿塑料厂后的1981年,17岁的“小镇青年”肖永明就当起了这一塑料厂的副厂长,帮父亲打理生意。

【饭店老板肖永明】

在父亲的塑料厂,肖永明当副厂长一当就是14年。

直到1996年,而立之年的肖永明离开了四川老家,前往青海省格尔木市,成为了饭店“小小酒家”的老板。在上世纪90年代,凡是到过格尔木的人,都知道“小小酒家”,它也是当年格尔木餐饮业界的一个旗帜。

23年过去了,8月27日,红星新闻记者在百度地图、大众点评内置地图等多个线上地图上查找发现,在格尔木市建设西路一家希尔顿逸林酒店的旁边,仍有“小小酒家”的位置。据红星新闻了解到,希尔顿逸林酒店和“小小酒家”老板都是肖永明。随后,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希尔顿逸林酒店,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“这只是我们老板的创业的纪念,现在已经没有餐饮服务了。”

地点从四川变成青海,行业从制造类变成餐饮,当年肖永明跨地区、跨行业的在格尔木经营“小小酒家”,不知是“曲线救国”的有意为之,还是天时地利下的机遇使然。

不过,在此后的六年中,肖永明经营的“小小酒家”不仅成为了当地最好的餐厅之一,肖永明也拥有了大量的人脉。

工商资料显示,2002年11月,肖永明、林吉芳夫妇共同以实物出资注册成立了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,即如今上市公司藏格控股业务主体。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689万元,其中肖永明持股90%,林吉芳持股10%。

这一次,肖永明跨界到的领域,是格尔木最重要的领域,钾盐。

据《青海新闻网》报道,截至2015年底,全国钾盐查明资源储量10.6亿吨,其中96%以上的钾盐资源储量集中分布于青海和新疆。其中,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(以下简称“海西州”)钾盐查明储量8.03亿吨,占国内80%以上,集中分布在察尔汗、大浪滩、昆特依、马海等盐湖中。最主要的察尔汗盐湖则位于海西州的格尔木市。

青海柴达木盆地察尔汗盐湖 图据IC photo

这一次的转型,直接让肖永明在日后成为了“青海首富”。

【“青海首富”肖永明】

对于肖永明的发家,很多业内人士用“赶上了好时候”来形容。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肖永明的成长,是和青海省钾肥地方企业整合同步进行的。

红星新闻记者在青海省柴达木综合地质矿产勘查院(以下简称“勘探院”)的资料中注意到,往前数的几十年中,通过一系列的资源整合,随着察尔汗盐湖进一步开发,盐湖中的公司集中度已经较高。

不过,在上个世纪90年代,察尔汗盐湖东、西段的进行工作的公司达到了近20家。不过公司多、散、小,存在不易管理、浪费等各种问题。

彼时,在这样的背景下,为整合察尔汗盐湖铁路东钾盐资源,青海省政府于2000年成立了昆仑矿业公司统一布局、统一开发、统一供矿、统一销售。

肖永明没有放过昆仑矿业的机会,2004年,他开始入股昆仑矿业了。

青海柴达木盆地察尔汗盐湖 图据IC photo

2004年3月,昆仑矿业股东会通过决议,同意青藏铁路开发公司、格尔木藏格钾肥有限公司、大柴旦清达化肥有限责任公司、大柴旦西海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分别对昆仑矿业现金增资100万元、100万元、50万元、50万元。

不过出售100万的藏格钾肥,在昆仑矿业中的持股比例仅为1.25%。随后的2005年,肖永明接手了蓝天钾肥厂的整体产权,对昆仑矿业的持股比例进一步扩大。

2007年8月,青海省国土资源厅下发《关于责令青海昆仑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整合为紧密型公司的通知》,责令昆仑矿业采矿许可证划定范围内企业整合,组建紧密型股份制公司,杜绝乱采滥挖、争抢资源。

新一轮的整合开始了,肖永明仍然持续买入。

押注昆仑矿业,给肖永明带来了甜头。根据勘探院的资料,直到2009藏格钾肥兼并了青海瀚海集团等四家企业,逐渐站稳了“钾肥大王”的位置。

但一个问题是,肖永明一个“外来人”,为何在青海格尔木的钾肥企业资源整合中如此成功?

对此,市场人士各有说法。不过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他们无一不评价了肖永明出众的资源和人脉。举例来看,援引新京报的采访,有消息人士称,肖永明有青海省农行的支持,在资金上压力不大。

随后,肖永明的财富值一路上涨。2016年,肖永明就已名列胡润百富榜。到了2018年,肖永明家族已拥有210亿元财富。

【“退居二线”肖永明】

如今,今年55岁的肖永明正值企业家的“壮年”,但选择在今年 “退居二线”了。自己一手打造的“藏格帝国”,肖永明交出了管理权。

藏格控股8月初的公告显示,公司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,完成了董事会、监事会换届选举,公司第八届董事会成员为曹邦俊、肖瑶、王聚宝、黄鹏、方丽、张萍、朱勇、王迪迪和亓昭英。

其中曹邦俊为董事长,肖瑶为副董事长,朱勇、王迪迪和亓昭英为独立董事。上述9名董事共同组成公司第八届董事会,任期至第八届董事会届满。此外,藏格控股聘任了新一届高管,肖瑶也任公司总经理。

肖永明不再任董事长,也不再董事名单之列。

资料显示,任副董事长的肖瑶是肖永明的儿子,1990年3月出生,今年尚不到30岁。而董事长曹邦俊1944年8月出生,今年已75岁。

这一“老+新”的组合也引来资本市场的猜测:是在为日后交棒肖瑶所做的准备。

简历显示,曹邦俊掌舵上市公司也颇有经验:1994年6月至2001年3月任四川峨眉柴油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、副董事长、董事长、副总经理、常务副总经理;2001年4月至2008年5月任四川方向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、副董事长、董事长等;2016年8月起,担任藏格控股董事、副董事长。

不过,肖永明虽然已经退居二线,不过还面临许多麻烦。首先要解释的,就是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问题。

“麻烦”起于一份亮眼的财报成绩单。

今年4月底,藏格控股公布2018年年报。年报显示2018年藏格控股实现营收32.74亿元,同比增长3.19%;实现归母净利润12.99亿元,同比增长6.98%。而这样一份业绩亮眼的年报却被审计机构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,称上市公司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。

自查后,藏格控股称,2018年,肖永明为实控人的藏格集团及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2亿元,期间虽然归还5000余万元,却仍有21.5亿元没有归还。

为偿还占用款项,藏格集团拟将其持有的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巨龙铜业”)37%股份以较低价格25.9亿元转让给上市公司。

随后的6月20日,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,中国证监会决定对藏格控股进行立案调查。

【负债百亿肖永明】

与资金占用同时浮出水面的,是藏格集团的债务问题。

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3月末,藏格集团未经审计总负债已经达到了193.21亿元,整体负债率为67.21%。公司一年内到期债务62.16亿元。同时,肖永明控制的永鸿实业未来一年内到期债务28.07亿元。合计起来,肖永明及家族的债务共有221亿,而一年内需偿还的就高达90.23亿元。

肖永明及藏格集团的资金占用用到了什么地方?

8月28日,红星新闻记者致电藏格控股证券部,其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详细内容会在回复上交所的公告中详细披露。至于肖永明为何被出具限制消费令等问题,上述人员以“正在忙半年报的披露,没有时间”的理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。

藏格控股证券信息 图据“企查查”

不过,这与肖永明的另一“心头肉”巨龙铜业不无关系。巨龙铜业也是肖永明这一次“跨界”想要涉及的领域。

企查查资料显示,肖永明直接或通过藏格集团、藏格控股间接拥有巨龙铜业34.37%的股份。肖永明自身对巨龙铜业的投入不用说,追溯藏格控股的历史,自上市以来,肖永明也多次想要将巨龙铜业纳入上市公司,现金“输血”给巨龙铜业。

去年,肖永明推动藏格控股作价208亿元、溢价13倍收购巨龙铜业100%股权。备受市场诟病后,并购方案调整为收购巨龙铜业51%股权,价格为91.80亿元,标的估值锐降90亿元,但最终计划还是夭折了。

实际上,巨龙铜业旗下拥有中国最大的铜矿,一旦正常运营,能够带来的巨大财富可想而知。但目前,仍处于前期投入期,且面临着巨大的资金窟窿。根据去年的重组预案,巨龙铜业资产负债率达80.93%,旗下3个矿中2个采矿权被质押,另一个矿未缴纳探矿权价款。2016年至今,巨龙铜业累计亏损近4亿元。

有市场人士评论,说巨龙铜业目前就是个巨大的“无底洞”,纳入上市公司,是让中小投资者与肖永明一起承担这一巨大风险。

据《长江商报》梳理,截至2018年6月,肖永明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共质押上市公司股份14.33亿股,整体质押比为97.68%。按照平均股价和平均折扣率计算,肖永明质押融资至少超55亿元。这些资金全部输血给巨龙铜业。

如今,按照藏格控股的公告,巨龙铜业短时间能都还不能投产,更难预计何时能盈利。而肖永明能否解决好眼前的危机,且“豪赌”成功迎来未来的财富,一切也都还是未知数。

相关系列报道:

左手有“药”右手有“酒”,河南首富朱文臣如何把一手好牌打烂?

红星新闻记者 袁野 俞瑶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Share